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情欲备忘录】(第十六章)

情欲备忘录】(第十六章)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第十六章
  「喂,跟个死猪一样,没见我正忙着,还不过来帮一下忙。」月打开出门时
候带的箱子,正在收拾出门时带的那些衣服,后几天有些衣服没洗,需要洗了才
能放进衣橱里,旁边还有一个包,里面放的是干净衣服,「把那些干净衣服叠好
放进衣橱里面啊,我一会还得洗衣服,洗完衣服还得做晚饭。」
  「开了一天车,累死了,老婆你就让我眯一会吧,感激不尽啊。」豪面朝下
四肢大摊着赖在床上,动都不动一下。
  月看着豪那副懒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小声嘟囔着:「什么开一天车累死了,
我看是被那个姓齐的狐狸精榨干了吧。」
  谁知一说这个豪却从床上慢吞吞地爬了起来,走到月的身旁,打开了另外一
个包也收拾起衣服来,边收拾边用胳膊拐了一下月:」以前干家务活你可是从来
不抱怨啊,怎么了,有点累啊。」
  月听着豪故意拖长的声音,脸一下子就红了:「说话就正正经经说话,搞什
么怪腔怪调的。」
  「哎,知道了,那我就正正经经说,老婆啊,是不是感觉到很累很疲倦啊。」
  月白了豪一眼:「我就是很累又怎么样,你怎么不说你那样子,一路上哈欠
连天的,搞得跟昨晚上一夜没睡似地。」
  豪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我承认我昨晚只睡了两个钟头好了吧,那你呢,你
昨晚睡了没有,早上一坐上车你可是睡了一路,到家了都不知道。」
  月的脸红得更厉害了,伸手就在豪的胳膊上掐了一把:「要你管,怎么了,
后悔了啊。」
  豪故意小声地怪叫了一声:「哎呦!哪能呢,你看这一趟旅游过后我家宝宝
比以前更漂亮了,也更有女人味了,啧啧,好像也比以前年轻了,你要是和我家
小姨子一起出去,指不定人家就会以为你是妹妹了,我以后带着这样年轻漂亮的
老婆出去多有面子啊,要我看以后咱还得常出去旅游。」
  月忽然一把掐住豪腰上的一块嫩肉使劲地拧着,脸上的红晕已经扩散到洁白
的脖子上了:「你要想去旅游你自己去,别拿我当借口,我……我这次是上你当
的,我以后都不去了。」
  豪看月的不仅有些羞涩,还有些恼怒的样子,知道玩笑不能开得太过火了,
边搂过月:「好了好了,老公是大坏蛋,老婆上了老公的当了昨晚才会……啊。」
这回豪真是疼得忍不住才叫出声。
  「还敢说。」月不停地扭着那块肉,豪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不敢说
了老婆,真的不敢说了,你放过小的吧。」
  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脸红红地又转头去收拾那些衣服了。
  「哎——」豪又用胳膊拐了拐月,月只忙着收拾衣服不接他的话。
  「哎——」豪又拐了拐月,」跟你说正事呢,你有没有感觉到琳今天情绪不
好啊。」
  月总算是接了话茬了:」恩,好像是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呵呵,不会是那个来了吧,你们女人来了那个不就情绪不好吗。」豪讲话
的时候就有点挤眉弄眼的样子。
  「就不能上班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啊,你哪有一点做姐夫的样子,做姐夫
的有这样讲妹妹的吗,没事关心女人的事,早跟你说过了,别去惹她啊。」月瞪
着豪,「想都不能想。」月又补充一句。
  「好好好,是上班遇到不开心的事好了吧,我想都不想她好了吧,不过琳你
真要教她做一些事了,哪有女孩子不会一点家务活的,你看我们出去才几天,这
小祖宗打了多少个电话啊,烧菜不会就不说了,连下面条都不知道怎么弄,我看
我们要是在外再多呆几天,这位能在家把自己活活饿死。」豪放下了手中的活,
从后面抱着月:「哪像我家宝宝,又漂亮又贤惠又能干家务,真是把我给美死了。」
  月挣了两下挣不脱也就由着豪抱着自己:「都把你美死了你还……你还…
…。」吞吞吐吐了半天还是接下去。
  豪把头搭在月的肩膀上,眼珠子乱转:「老婆,我跟你说个事你别生气啊。」
  「恩,你说吧。」
  「那个,那个,齐晓璐不是喜欢那样吗,所以昨天晚上我就和她那样了。」
  「什么那样那样的,是什么样啊。」月含含糊糊地问。
  豪在月的身后看着月的耳朵根子都竖起来的样子,觉得特别好玩,就用手在
月的臀缝中小菊花的位置轻轻地一捅,「你知道,就是这里了,她喜欢人弄她这
里。」
  「我……我不知道,她喜欢弄这里你跟我说干嘛。」月就想到刘征昨晚上也
想侵犯自己的菊花,趁着自己意乱情迷的时候,刘征把他那根东西都已经抵住自
己的菊花了,还好自己坚持不让他进去才没让他得逞。
  那天在野外的帐篷里,蒙着眼进行了那一场荒唐的游戏,月才知道原来自己
平时建立起来的心防竟是那么不堪一击,竟能接受两个男人和自己发生关系,其
中一个竟然是自己的老公,而且还荒唐到和齐晓璐叠在一起任男人予取予求,心
中不仅没有一点羞耻感,倒是满心的渴望和放浪,最后居然在高潮中激射而出,
自己平时自诩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在情欲激荡和老公的诱惑下,表现得比一
个荡妇还荡妇,难道说其实每一个女人都是一个荡货,只是披上了淑女或者是荡
妇的外衣而已。
  在那之后旅程继续,两家倒是相安无事了,好像这些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正正经经地在一起游山玩水、吃饭聊天,只是自己看到刘征的时候却再也不像以
前那么心平气和了,总会想到一些不该想的东西,有时候会有些小小的后悔,那
次为什么要蒙着眼睛,刘征的那个东西都已经进来过了,自己却还不知道长的是
什么样,虽然克制了自己,却还是有几次不由自主地瞟了刘征那部位几下。
  月知道自己的心态有些变了,倒不是说对豪的感情有什么变化,硬要说有也
只是更爱他了,变的是自己对男人的心态,除了豪的阳具之外她从来不去想象也
拒绝去想象别的男人的东西,可是现在她真的对于那个曾经进入过自己的身体并
且在里面滑动过的东西很好奇,帐篷里那次自己被蒙着眼睛,到后来那么激烈的
动作那么频繁的交换着进来,使得她没办法仔细回味刘征那根东西的滋味,在自
己的心中其实完全不拒绝再来一次那样的荒唐事,至少豪再提议的话自己肯定会
半推半就同意的。
  最终豪和刘征决定提前一天回来,主要是因为琳每天都要打三四遍电话给自
己,催自己早点回去,月心里竟然有点微微的失落,这么美妙的旅程就这么结束
了?谁知道就在昨晚上,饭后豪在自己耳边小声说了晚上换房睡的意思,自己只
是摇了几下头表示不同意,然后豪哄了几下吻了几下自己就不出声了,默许了豪
的安排。
  昨晚和刘征荒唐了几乎一晚上,整个身子都快散架子了,只要刘征有求自己
就必应,虽说出于女人的矜持有点推推当当的,但是也只是象征性地阻止一下然
后就任刘征折腾了,什么羞人的姿势都在这个男人面前摆过了,还……还帮刘征
添了那东西上沾着的淫水,当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想尝尝自己的淫水混合了
别的男人阳具上气味会是什么味道。
  然后刘征就再一次地挞伐自己,那一次自己也特别有感觉,刘征让自己说什
么自己都配合他,刘征让自己摆什么姿势自己也会配合他,刘征在想进入自己的
菊花的时候自己并不是不想,自己也真的想试一试真正的肛交是什么滋味,不过
还是拒绝了刘征,每个第一次自己都想保留给豪,虽然看着刘征有点失望的神色
自己差点一冲动之下就答应了他。
  「齐晓璐和我打赌刘征一定会要求和你那样,然后说你在那种情况下一定会
答应他的。」豪不客气地握着月的乳房问道。
  「什么?」月回想着昨晚那些淫荡的场面,没听清楚豪的话。
  「我们打赌你昨晚一定让刘征这样了。」豪又捅了一下月的臀缝。
  「我没有让他进去。」月脱口而出。
  豪用下巴上的胡茬子扎着月的脸颊和耳垂:「你没有让他进去吗,那他是不
是想要进去啊。」
  月被豪的胡茬子扎得有点痒痒,身子不知不觉就软了几分,然后才惊觉豪的
魔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摸着自己敏感的乳房了,身子就又软了几分,「就不告
诉你,你自己放他进来的你问他去。」
  「哎,我打个电话问问去。」豪看样子抽身就要走。
  「你敢?」月的脸像个大红布一样,不过有渐渐变黑的趋势。
  「嘿嘿,老婆这不逗你玩吗。」豪捉着月乳房的手一直不停地揉着。
  月打了一下豪的手:「别碰我,找齐晓璐去,她的多大啊,昨晚摸了一晚上
吧。」
  「天地良心,昨晚没摸一晚上,先摸了一会,后来用那个来夹你的宝贝了。」
月感到豪的阳具顶着自己翘了两下。
  「流氓。」月转过身来,狠狠地瞪着豪,一只手抓着豪的阳具,使劲地掐了
两下。
  豪龇牙咧嘴地说道:「我这不是汇报情况吗。」顺势和月一起倒在地板上,
另外一只手拉开了自己的拉链,月的手也轻轻地握在了豪赤裸的阳具上。
  「你就是臭流氓,吃着家里的,盯着外面的。」话是这么说,不过月的小手
在阳具上开始轻轻滑动起来。
  「嘿嘿,老婆,不带这样的,你又没有不同意,总不能你爽过了就翻脸不认
人了吧,感觉怎么样?。」豪的手摩挲着就往月的裤子里插去。
  「你……你血口喷人,是你想要那个狐狸精,还把你老婆都卖了,我……我
就是心好,答应了你的要求,我都没有感觉的。」月无论如何也不接豪的话,昨
晚的一幕一幕却是在眼前越来越清晰,昨晚自己虽然羞涩,还是忍不住偷偷观察
了刘征的阳具,说不上什么感觉,但是就是无比的渴望它插进来,总觉得看起来
特别新奇,也想有一种新奇的性体验。
  「没感觉?妈的,我把齐晓璐伺候那么好,他居然让我老婆没感觉,老子看
见他一次就骂一次,问问他是不是男人。」豪有点愤愤地样子。
  「你……你白痴啊,这个有什么好发火的。」月想起自己的浪样,咬了咬嘴
唇,把豪的手死死地压在内裤的外面。
  「算了,既然你没感觉,以后咱还是好好过日子,不理他们了。」豪像是在
和月检讨一样,「都怪我,我以为你会喜欢这样。」
  月听到豪的话,心里忽然感到一阵空落落的,想要分辨却又无从说起,脸越
来越红,脑海里搜索了半天的话,终于想起来一句:「那你就不能碰齐晓璐了。」
  「不能碰就不能碰,老婆你的感觉最重要。」豪凝视着月。
  月被这奇怪的情话说得心里很感动,既感激豪,又觉得这话十分荒唐,偏偏
自己的心意自己知道得清清楚楚,豪如果真认为自己没感觉的话,他肯定会结束
这个十分荒唐担忧十分令自己神往的游戏。
  一个声音在心里说,要克制住,你已经享受过了一次,另外一个声音更大,
快说出来啊,不然就没有机会了,内心挣扎了半天,月故意转过头去,声如蚊蚋
般地嘀咕着:「其实感觉也没那么糟。」
  「你说什么?」豪没有听清除。
  「其实感觉也没那么糟。」月的声音大了一点,然后她就看见了豪眼里促狭
的笑意,才知道上了豪的当,羞红满脸,举起双拳就往豪的身上擂了过去,冷不
丁被豪放在内裤外的手一下子探了进去,轻呼一声,软软地靠着,呼吸凌乱。
  豪的一根手指不停地在下身的两瓣蜜唇间拨弄,「老婆,你底下好湿好热,
想什么就能想得这么兴奋,是不是昨晚刘征用了什么新奇的招式?」
  「没有什么……新奇的招式,都是和你一样的。」月蒙着自己的脸。
  「咦,他也只会传教士、背后式、69式、观音坐莲这些老掉牙的东西啊。」
豪的一根手指伸进了两瓣蜜唇之间,向里面深入进去。
  月浑身燥热,想要分辨姿势确实一样,但是感觉是不一样的,不过终究还是
没说出口。
  「原来他也只会这些,齐晓璐会的花活可多了,难道是见了帅哥无师自通,
嘿嘿。」豪嘀嘀咕咕的,一脸臭臭的自恋无比的表情。
  月知道豪想要自己开口说话,打定主意不理他,看了豪那副样子,心里有点
恨恨地,白了豪一眼,「你不就是想问我什么感觉吗,用得着那么拐弯抹角的,
翻来翻去就那些姿势,不过,感觉……不一样。」
  豪就嬉皮笑脸地贴了上来:「有什么不一样。」
  月转了脸不理会豪,却不防豪的手指在下身剧烈地抽动起来,「啊」了一声,
夹紧了腿不让豪的手进出自如。
  「是不是像刚才那样?」豪的手抽动受到了阻碍慢了下来。
  豪的每次抽动,似乎都抽走了月一丝力气,月的身子越来越软,腿也渐渐地
夹不紧了,屁股上感到了一点湿意,肯定有很多的水顺着豪的手指流了出来,流
到了内裤上。
  头顶在豪的胸膛上,月小声地说:「没有那么快。」
  「那你平时不都喜欢我用很快的速度吗,慢了难道也有感觉?」
  月点了点头,「不一样,你……你就像是个暴君一样,我很快就能……就能
高潮,他……他比较温柔一点,也……也很不错。」
  豪的鸡巴如同沾了水的海绵一样迅速膨胀着,月会意地握住了。
  豪的呼吸喷着火一样:「还有什么。」
  「还有……还有他喜欢……喜欢把我双腿……架起来,屁股……屁股都被抬
起来,腿……被分得很大,都……都压到肩膀了,就这样,他……他还让我…
…仰起头,看着他用那个……那个在我底下……底下……」声音越来越小,豪感
觉到月的淫腔内越来越火热,里面的液体越来越粘稠,月也感觉到豪的阳具坚挺
得如同万年坚钢一般。
  「还有……还有什么。」豪的喘气声像是破风箱子拉出来的那种怪声,呼哧
呼哧的。
  「那时候,琳……琳刚好打电话……过来,我要他……停下来……接电话
……他不让,把电话……扔在旁边,非要我……看……看拿东西……在底下…
…插我,还说他那……东西上面……好多水……比他老婆的……水多……我…
…我都不理他。」
  豪像个猛兽一样扑上来,迅速剥光了月的衣服,将她双腿高高架起,恶狠狠
地冲着月说道:「看着底下。」
  月就看见那个狰狞的阳具顶在一蓬沾着水的阴毛从中,龟头被阴毛遮挡不见,
随着下身一阵异常充实的感觉缓缓向内延伸,阳具像是被那丛阴毛缓缓地吞噬了
一般越来越短。
  感受着下身充实的快感,再看着阳具渐渐地没尽,感官刺激加上身体刺激,
让月又一次沉迷了。
  看着豪再慢慢拉出阳具,阳具上像是抹了油一般油光发亮,阳具根部的阴毛
背水沾湿,紧紧地贴在阳具上。
  月用双手努力地分开自己的双腿,紧紧盯着下面两人的结合处,小声地说道:
「老公,再深一点。」
  豪就重重地向下一顶,似乎想把整个人都挤进去,深度的攻击令月「啊」地
一声叫了出来。
  「咚咚、咚咚」门被叩响。
  两人一下子僵住了,维持着那深深进入的姿势。
  「咚咚、咚咚」敲门声继续,「姐、姐夫,我有话和你们说。」
  豪的表情古怪而尴尬,看了看两人交接的地方,又看了看房门,就是不把阳
具退出去。
  月放下了双腿,轻轻地推开了豪,豪的阳具沾满了淫水,向上怒挺着,看着
豪像个微曲的孩子一样,偏偏挺着狰狞的阳具,月轻轻一笑,指了指门外,「先
问她什么事,」又点了点豪的阳具,把沾了一点淫水的那根手指放到嘴里吮了
吮,媚眼如丝,「这个等到晚上。」
              (未完待续)

伦理电影网站排行榜 美国十次啦超级大导航 美国十次啦最新域名 女色网-酒色网-一个网 人体艺术摄影

上一篇:我的不凡性经历5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