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老徐的奇遇记作者︰jackietomdong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老徐的奇遇记作者︰jackietomdong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jackietomdong
字数:37000


  看到站里有jackietomdong的百花谷少谷主,不知道为什幺没
有这个,翠微被封真是件大好事。多少sis的色文让翠微居的作者们发了财。
比如天地23这个贱人在翠微居的猎艳江湖就抄的jackietomdong
的百花谷少谷主。这样的例子还有好多,我就不一一举例了,色文作者顶着各种
压力无偿写色文,成全了一批翠微枪手,真恶心。最后实在是不会排版,我把繁
体的换成简体了,如果还是不行,就麻烦版主了,抱歉,金币扣就扣吧。排版神
马的实在无力啊……

               (1)绿帽

  老徐今年四十五了,他有着一个恩爱的家庭,一个漂亮的妻子跟两个漂亮可
爱的女儿,他的妻子叫马玉兰,今年三十八岁,他岳母是个演员,所以虽然今年
五十多了,看上去仍然风姿绰约,很能吸引一些男人,而妻子继承自乃母的美貌,
虽然三十八岁了,看起来仍然像二十多岁那样,一米七的个子,高挑的身材,修
长的美腿,34D的丰满奶子,走在街上不知道吸引多少男人的目光,老徐也吸
引到了很多男人的目光,那是仇恨的目光,如果眼光可以杀死人,老徐恐怕不知
道被杀死多少次了。他的两个女儿,大女儿叫琪琪,二十岁了,在读大学;小女
儿芳芳十六岁,还在读高一。两个都是学校里面的校花,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在追
求,老徐跟他妻子一起走在大街上,不像夫妻,反而像父女比较多,当其他男人
看到老徐搂住他妻子的时候,那种羡慕妒忌的眼光让老徐飘飘欲仙,老徐的同事
也都对老徐有这幺个漂亮妻子很是羡慕。

  他妻子跟两个女儿走在一起,不像母女,反而更像姐妹,走在路上,让周围
的男人淫邪的目光,不知道意淫了多少次。老徐对这幺漂亮的女儿自然也非常担
心,平日也都是他开车接送女儿上下学,要求女儿一下课就回到家里,就算在读
大学的大女儿也都要求手机一天二十四小时开机,每日除了课堂宿舍哪里都不许
去,如果偶然看到有男生接近女儿,都会问长问短,生怕女儿吃亏,他也让妻子
盯紧女儿,免得女儿在外面吃亏了。对于妻子,老徐还是比较放心的,这幺多年
夫妻生活,让老徐知道妻子不是个随意的人,所以自然也就没有那幺紧张。

  老徐有套家传功法,是他父亲临死前传给他的,声明传子不传女,据说有成
仙了道的秘密,不过老徐练了很多年,也不觉得有什幺用,身体没见得特别好,
没见到自己身体哪里有强壮过,不过倒是精神特别旺盛,就算晚上很晚睡觉,早
上一早起来也不觉得不舒服,其他就没什幺了,让老徐一度想放弃练这个功法,
不过父亲临死前凝重的语气还是让他继续把这个没什幺用的功法练了下去。

  二女儿芳芳升上高一后,功课开始有点跟不上,作为父母来说,对此自然很
着急,老婆于是跟他商量,希望请个家教,帮女儿补补课,他也同意了,不过要
他面试过,觉得ok才行,那些油头粉面,一看就色迷迷的家伙自然不能请,最
好能请个女生,这样他才比较放心。

  他大嫂知道了他想请个家庭教师的消息,于是介绍个人过来,他大嫂是大学
教授,介绍人的据说是她的学生,叫陆安庭,今年二十六岁,研究生学历,人过
来后他看了下,人长得挺高大英俊的,戴个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人还是不
错,不会像那些油头粉面的混混那样,一看到自己的老婆女儿就两眼发光,他进
了屋子后,几乎连话都不敢说,眼睛连看都甚至不敢多看老婆女儿一眼,这样的
年轻人,似乎挺老实的,说起学问起来,倒是有种狂热的态度,于是,老徐放心
了,这是一个典型的书呆子,对于这样一个人,似乎应该不错,而且还是自己大
嫂推荐的,应该没什幺事,于是放心让这个年轻人过来教自己的女儿。

  不过老徐感觉这个年轻人过来教自己的女儿后,妻子开始注意起打扮起来,
原来妻子好像并不是个特别爱化妆打扮的人,可是自从这个叫陆安庭的年轻人开
始来教书后,每次他来之前,总要花上几个小时化妆打扮,并且穿上漂亮衣服,
跟他谈话的时候,也经常谈到这个年轻人,整天赞扬这个年轻人敬业,教导女儿
如何专心,人怎幺怎幺好,听得他都嫉妒起来,有次他故意对妻子说:「你这幺
喜欢这个年轻人,不如收他做干儿子好了。」妻子居然没有反对,说:「恩,这
个年轻人做我干儿子好像也不错,老公你这次的意见不错。」他没想到老婆居然
没有反对,连两个女儿都很赞同,对于多这样一个「干哥哥」,挺高兴的,自此
之后,陆安庭到老徐家就频繁起来,不过还好的是,老徐每次见到这个年轻人,
他都挺老实的,跟妻子之间也并没有显得很亲密,让老徐稍为放心点。

  只是他感觉妻子似乎对这个「干儿子」越来越好,每次陆安庭过来,不但穿
着打扮讲究了很多,而且对陆安庭越来越亲热,每次都对陆安庭嘘寒问暖,有时
甚至还抱住他亲热,让他生气的是,两个女儿似乎也对这个家庭教师颇有好感,
让他担心不已。还好这个陆安庭颇为书呆,对此没有什幺反应,让他还放心点。

  不过他感觉不能这样下去了,跟妻子商量下换个家庭教师,最好能换个女的,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妻子大为反对,对陆安庭赞叹不已,认为他跟女儿只是出于
纯粹的老师学生的关系,而大女儿也没有跟陆安庭有什幺恋爱关系,只是普通朋
友关心而已。让他更为担心的是,一次他早点下班回到家,本来想给妻子一点惊
喜,想不到回到家,看到妻子居然紧紧抱住陆安庭,把陆安庭的头抱入自己怀中,
两个女儿却像没事似的站在一旁,妻子看到他回来,呆了下,然后站起来,淡淡
的解释这只是母爱的表现而已,没有对此过多解释,不过他对此却越来越怀疑。

  当晚他问妻子这个问题,妻子却娇媚的笑了下,说道:「亲爱的,你吃醋了?」

  他说道:「当然吃醋,你当着两个女儿面怎幺能这幺做?」妻子说道:「嘻
嘻,小陆真可怜,从小就没了妈妈,他说起他小时的惨况,我一时情不自禁就把
他当自己的儿子了。」我对此才稍为释怀,不过仍然对此感到怀疑。不过此后他
老婆对陆安庭的表现就正常了很多,至少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出对陆安庭很亲热的
样子,不过,老徐仍然不是很放心。于是,老徐乘着老婆女儿不在家的时间,在
家里各处装上真空摄像头,然后在某天晚上陆安庭将要过来帮女儿上课的时间下
午跟老婆说公司有事临时派他出差,晚上不回来了。

  老徐晚上真的没回家,等第二天早上回到家,乘着老婆女儿没注意,把隐藏
在各处偷拍的摄像头的影像取出来,然后拿着笔记本,自己跑到旅店开个房间慢
慢看。

  他看的第一个是大厅拍摄的片段,他从昨天下午5点开始往后看,开始他看
到她老婆穿着一身旗袍坐在大厅里看电视,不过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的,时不时抬
起手看看表,然后往大门看,他不禁咬牙切齿,好一个淫妇,老公出差不见你打
个电话关心下,只记得干儿子了?因为他知道今晚陆安庭要过来帮女儿补课。

  到6点多,门铃突然响了,妻子高兴的站起来,整了整衣服,这时,他看到
二女儿突然从自己房间跑出来,冲到了大门边,而大女儿也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
走到大厅里,他有点奇怪,大女儿今晚怎幺在家呢?她不是应该在学校宿舍的吗?

  看着家里三个女人热切的眼神看着大门,老徐的心似乎痛了起来。他老婆本
来想去开门,可是看到二女儿芳芳跑过去,于是便停了下来,表示下做母亲的矜
持,而大女儿走到大厅后,也没继续往门边跑去,似乎跟母亲也有相同的想法,
只有二女儿不知羞耻的跑到大门边,打开大门。门那边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他
无法看到大门那边的情况,不过他看到虽然妻子跟大女儿没跑过去,可是眼睛还
是不住的向大门那边看。过了会,二女儿迟迟没走回大厅,不过他却听到大门关
闭的声音,还有陆安庭的声音传过来:「怎幺?只有芳芳一个欢迎我啊?婷婷跟
玉兰都不希望我来吗?」大女儿迟疑了一下,于是也往门口方向跑了过去,然后
他就听到亲嘴的声音,靠,这小子在亲我女儿,怎幺平时看不出他是个这幺轻浮
的人啊?妻子在大厅跺了脚,本来矜持的心似乎也融化了,他心里不断叫:不要
跑过去不要跑过去,无奈妻子还是往大门方向跑了过去。

  陆安庭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带着洋洋得意的语气:「嘻嘻,干妈,还是忍不
住了吧?」听到妻子撒娇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你坏坏,我打死你个坏小子。」

  「嘻嘻,打死我你女儿不是要守寡了?再说你舍得吗?」陆安庭的声音从门
口传来,跟平常老实的摸样一点都不同,一副浮滑浪荡子的语气,让他太讨厌了,
早知道他是这幺个人就不请他当女儿的家教了。

  「怎幺不舍得?打死算了,我还省心了。」妻子恶狠狠的说道,不过他感到
这怎幺像是在打情骂俏啊?「嗯……放开……我……」妻子挣扎的声音突然从门
口传来,让他心里一痛?两个人在干什幺啊?难道陆安庭想非礼妻子?婷婷跟芳
芳怎幺也不帮下他妈?狠狠教训下这个色狼?他可是知道婷婷还是跆拳道黑段高
手,不是个普通的弱女子。

  「妈,别装了,安庭哥要过来前三个小时你就在化妆了,而且还特意洗了个
澡,在安庭哥要来前两个小时你就等在大厅了,还不断在看表,我看你下面恐怕
淫水早就流出来了。」大女儿婷婷的声音传过来,他实在想不到一向一副乖乖女
样的大女儿会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吃惊心痛不已。

  「是吗?让我摸摸看,嘻嘻,下面果然很湿啊,干妈,你是不是想我都想得
下面湿了呢?」陆安庭调笑的声音传过来,感觉说不出的淫秽。

  「老婆难道就这样就被他摸了?不会的,一定是老婆不愿意的。」他心里不
断为自己的老婆找借口。

  「你个吃里扒外的小骚货,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是,中午12点一回来
就开始洗澡了,洗了2个小时,还花了2个小时在化妆,下午的课都不去上了,
人虽然在房间里,心都飘到门外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他老婆在反击大女
儿。

  「让我闻下,嘻嘻,好香啊,婷婷喷的是我最喜欢的香水耶,果然没让我失
望。」陆安庭讨厌的声音传过来。

  「嘻嘻,婷婷身上早就洗得干干净净等哥前来了,只要哥愿意,婷婷全身都
是哥哥的。」大女儿婷婷的声音传过来,说不出的淫荡啊,他怎幺也没想到,大
女儿居然会如此淫荡,跟他平时看到的大女儿完全不一样。

  「喂,安庭哥,你光顾着妈跟大姐,都把人家忘记了?别忘了,是人家帮你
开门并且第一个迎接你的啊。」二女儿芳芳的声音传过来。

  「是,我的小公主,等会我好好疼疼你当做对你的奖赏。」陆安庭讨厌的声
音又传了过来。

  「好了,我们就这样在门口呆着吗?不请我进去。」陆安庭的声音又传了过
来。

  「来,我早就准备好晚饭了,我们吃完饭再去帮芳芳上课。」老婆的声音传
了过来。

  「妈,都没看到你去厨房煮饭?饭就准备好了?」婷婷的声音传过来。

  「早就搞好了,还等你这个小懒虫吗?」老婆的声音传过来。

  老徐这时才看到,陆安庭左搂右抱着两个女儿走进客厅,后面跟着的是自己
的老婆,让他气得气都喘不过来。

  陆安庭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让两个女儿坐在他左右两边,并且上下其手
的抚摸着,老婆不但没有阻止,反而笑嘻嘻的在旁边看着,让他对此很生气。

  陆安庭的手向他老婆勾了下,说道:「好干妈,儿子想亲亲你了。」老徐心
里不断说道:「不要过去不要过去。」可惜他老婆却没有听从他心里的愿望,而
是乖乖走了过去,俯下身子,向陆安庭亲去,两人亲吻了半天,让旁边看着的两
个女儿都满脸晕红,两人同时向陆安庭说道:「安庭哥,我也要。」

  「嘻嘻,都有份,你们三个人,乖乖伸出舌头。」于是,三人真的伸出了舌
头,并尽量凑在一起。陆安庭于是含住三人的舌头,狠狠的亲吻了半天才放开三
人。

  「我去拿饭菜出来。」老婆有些脸红的推开了陆安庭,在女儿面前似乎还是
有点放不开,然后转身想离开。

  「嘻嘻,别这幺急嘛,我肚子还不饿,不过我下面饿了,它在想念你的小嘴
呢。」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他吃了一惊,他心里受到的打击已经够打了,可是还想不到老婆会这样做,
就算他平日里要求半天,老婆还是不愿意帮他口交,只有很偶然的时候,老婆很
高兴才会帮他含下,也是几分钟就草草算了,让他一点不尽兴,他想不到老婆会
帮这个可以做她儿子的年轻人做这种事情,还是当着两个女儿的面。

  「唔……又要含你这个臭东西……人家不要嘛……」老婆的话更像是在撒娇,
一边说不要,一边却又停了下来,跪在陆安庭前面,然后轻轻拉开他的裤子,露
出陆安庭的家伙,靠,这东西真大,怪不得老婆会心动啊,他心想。

  然后,让他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发生了,老婆真的乖乖的含住了陆安庭丑陋的
性具,一边含,还一边用手抚摸着。

  「好舒服,宝贝,你的口技又有进步了,平时是不是有经常练习啊?」陆安
庭一边抚摸着他老婆的盘起的长发一边问道。

  「我看到妈咪平时有用香蕉练习。」芳芳在旁边检举道。

  「唔……唔……」他老婆盯了芳芳一眼,虽然没说话,不过威胁的意义很明
显。

  「那你们有没练习呢?」陆安庭问婷婷跟芳芳道。

  「我有很用心的在练哦,哥哥。」芳芳天真的说道。

  「我也有。」婷婷有些羞涩的说道。

  「嘻嘻,那等下我就要好好试下你们母女三人谁的小嘴最甜了。」陆安庭得
意洋洋的说道。老徐甚至感觉他还向镜头看了一眼。让他吃了一惊,难道他发现
了?

              (2)绿帽2

  老徐听了这话,心髒都差点停止跳动了,气得想沖进画面里去把陆安庭打一
顿,还好他记得这只是录像,前面是显示屏,不然就会把显示屏给敲坏了。

  老徐看到画面上他老婆对着陆安庭抛了个媚眼,说道︰「死相,我们母女迟
早要被你玩烂了。」

  陆安庭搂住他老婆马玉兰笑嘻嘻说道︰「那你愿意吗?」

  马玉兰说道︰「当然愿意,就算死在你鸡巴下也甘心。」

  「嘻嘻,干妈,我想尿尿了,不如你们陪我去尿尿好吗?」陆安庭居然提出
这样一个过分的要求。让老徐只想敲陆安庭的头,靠,尿尿自己去就好了,还要
人陪吗?

  「你又想玩什幺新花样?」马玉兰有些疑惑的看了陆安庭一眼。

  「嘻嘻,只是感觉一个人去厕所太寂寞了而已。」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好吧,就陪你去吧,看看你想干什幺。」马玉兰说道。

  「大家一起去吧。」陆安庭搂住婷婷跟芳芳站了起来,粗大的阳具还没有收
到裤子里,露在外面,30cm长,小孩拳头大小,看起来颇为吓人,老徐不禁
对比了下自己的小弟弟,不禁有点沮丧,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先收起你的坏东西吧。」老徐的妻子马玉兰看到陆安庭鸡巴也不收起来,
就这样露在外面搂着两个女儿就往厕所走去,不禁在后面喊道。

  「就几步路,收什幺啊,嘻嘻,婷婷芳芳,你们先帮我扶着它,不然它晃啊
晃啊的很难受。」陆安庭一边说着,一边还叫婷婷跟芳芳用手去扶他的鸡巴,老
徐在画面上看着心里说道︰千万不要啊千万不要。可惜天不从人愿,两个女儿竟
然真的乖乖各伸出一只手,握着陆安庭的大鸡巴,两人的手握着陆安庭粗大的鸡
巴,居然还有一大截露在外面,可以想象陆安庭的鸡巴有多长了。

  「居然还有一大截没人扶着,真不舒服啊,干妈,快过来一起扶着它嘛。」

  老徐看到陆安庭叫两个女儿扶着他的鸡巴还不够,居然还叫自己的老婆过来
扶着一起扶着他的鸡巴,肺都气炸了。

  「你好坏,婷婷和芳芳扶着你的坏东西还不够,还要我一起来扶着它,想母
女通吃,真坏。」虽然他老婆在画面上这样说着,却加快了脚步,很快超过了三
人,走在三人前面,陆安庭将搂着婷婷的腰肢的右手又伸长了点,伸出去再搂住
马玉兰,变成左手搂着芳芳,右手搂着马玉兰跟婷婷,老徐变看见自己的老婆便
靠在陆安庭怀中,马玉兰的手还伸出去,握着陆安庭鸡巴空着的部分。

  「嘻嘻,你们手真滑啊,摸得我的鸡巴真舒服。可惜还是有一部分没有人扶
着,如果再多一只手就好了。干妈,听说你妈长得不错,以前还是女演员?」陆

  安庭搂着母女三人一边走着一边享受着母女三人的手同时在他鸡巴上轻轻套弄的

  服侍,一边还得了便宜还卖乖似的说道。

  「不许打我妈的主意。」马玉兰说道。

  「外婆长得很漂亮,虽然五十多岁了,看起来就跟三十多岁的人差不多。」

  芳芳在一旁说道。

  「嘻嘻,芳芳,如果把你外婆也找来,让你们祖孙三代一起伺候我,你说好
吗?」陆安庭说道。

  「好啊,安庭哥哥,人多热闹啊。」芳芳在旁边竟然拍手叫好。

  「不知羞耻的丫头。」老婆听到女儿的话在一旁直叹气。

  「嘻嘻,好干妈,下次就把我介绍给你妈认识吧,我就见个面就好了。」陆
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不行,哪有这样子的,这成什幺样了?」老徐看到老婆拒绝陆安庭的要求,
心里总算好过点,可是看到老婆的手还是握着陆安庭的鸡巴不放,跟两个女儿一
起上下套弄陆安庭的鸡巴就气得缓不过来。

  「嘻嘻,有什幺不好嘛,这样你们就一家团聚了啊,多开心啊。」陆安庭继
续说道。

  「哼,是你开心了吧。」马玉兰说道。「我妈寂寞了这幺多年,你这又长又
粗的家伙,一插到我妈的小穴里,她就肯定离不开你了,到时我们母女祖孙三代
人陪着你玩,不是开心死你了?」说完,似乎还捻了下陆安庭的大家伙。

  「怎幺会?我一个人要服侍你们四个人,我亏多了?」陆安庭得了好还继续
卖乖。

  「捻死你这根坏东西,让你绝了这些邪念。」马玉兰说道,一边还去捻陆安
庭的大肉棒。

  「轻点,好干妈,好老婆,我痛死了。」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脸色上毫无
痛楚的表情。

  「痛死你活该。」马玉兰一边说道。

  到厕所的一小段路,几个人硬是走了几分钟,走到一半路陆安庭还停下来,
要马玉兰帮他吸了一会鸡巴才肯继续走,还要婷婷跟芳芳在马玉兰吸的时候抚摸
他的睾丸,让老徐气炸了肺。期间他大伸咸猪手,对马玉兰母女三人上下其手抚
摸三人的身子就更不用说了,甚至还要婷婷跟马玉兰用胸部夹住他的右手,让他
享受下被四奶夹住的滋味。

  四人走到厕所门口,因为厕所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老徐只能看到四人的背
影看不到那边的情况,只能凭声音判断四人在干什幺。

  「来,把我的龟头对准厕所的坑。」陆安庭的声音传来。

  「你自己干嘛不对准啊?」老徐听到老婆不满的声音传过来。

  「嘻嘻,有三个美人扶着我的鸡巴,干嘛要自己动手啊?」陆安庭说道。

  「我要尿尿了,你们要看吗?」陆安庭轻浮的问道。

  「谁要看你尿尿啊。」马玉兰说道。

  「安庭哥,你的尿好多啊。」芳芳在吃惊的说道。

  「当然,也不看谁的尿,嘻嘻,帮我对准了,不要渐到外面去了。」陆安庭
吩咐道。

  「你们手又白又软,拿来把尿真是一流的享受。」陆安庭赞道。

  「都多大的人了,还要别人帮你把尿,真是不知羞。」婷婷说道。

  「有人把尿舒服啊,像你们又白又软的三只小手扶着我的鸡巴,让我尿的时
候爽的上天了,对了,你们的手不要停,多上下套弄,让我尿得更爽些。」陆安
庭吩咐道。

  老徐听到三女似乎啐了陆安庭一口。老徐听着陆安庭淅淅沥沥的尿尿声音差
不多两分多钟才停了下来。

  「终于尿完了,你这泡尿真长啊。」芳芳说道。

  「主要由于你们帮着把尿,舒服得让我不想停下来。」陆安庭继续厚着脸皮
说道。

  「嘻嘻,终于尿完了,干妈,帮我清理下嘛。」陆安庭说道。

  「尿完不就好了吗?你们男生又不像女生,清理什幺嘛。」老徐听见老婆说
道。

  「龟头处肯定还有余尿嘛,来嘛,帮我吸干净,不然对你们也不好。」陆安
庭说道。

  老徐心里直叫老婆不要帮他吸,可惜让他失望的是,他看到老婆的身影似乎
跪了下去,虽然看不到画面,可是吸吮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来,宝贝,你们也去帮帮你们妈咪嘛,总不能让你们妈咪一个人在辛苦。」

  陆安庭拍了拍芳芳跟婷婷的小屁股说道。

  「你好坏,要人家帮尿完尿还不算,还要人家帮你清理干净。」婷婷说道。

  「不要嘛,你刚尿完,那里不干净。」芳芳说道。

  「什幺嘛,不是你们妈咪已经帮我吸干净了。」陆安庭说道。

  「还没过门就已经嫌弃妈咪了吗?」马玉兰在陆安庭胯下说道。

  「坏蛋,人家帮你吸就是了,讨厌,老要人家吸你那里。」芳芳说道。

  跟着,老徐看到芳芳跟婷婷都都跪了下去,脑袋都埋在了陆安庭胯下。

  老徐的心在滴血︰不会吧?真的三个一起在帮那小子在吮鸡巴?

  「好舒服。嘻嘻,你们三张小嘴都很甜啊,吸得我都硬了。」陆安庭说道。

  「你那里怎幺这幺快就硬了啊。」老徐听到他老婆的声音传过来。「我老公
通常都要很久才能硬,而且硬了也没你的三分一大。」老婆的声音让老徐感觉羞
愧难当。

  「被你们这样搞都没硬,那还是男人吗?好干妈,好岳母,给我来个深喉吧。」

  陆安庭说道。

  「唔……唔……」老徐没听到妻子说话,看来真是在给陆安庭在搞什幺深喉
了。他心里骂道︰贱人,平时跟你做的时候,要你吸下鸡巴也推三阻四的,现在
别人叫你深喉就深喉,真是下贱啊。

  「恩……恩……好舒服啊……婷婷……芳芳……你们要好好学习下你们妈咪
的深喉技巧,下次就轮到你们了。」陆安庭的声音传过来。

  「这就是深喉啊……妈咪好厉害啊,这幺长这幺粗的肉棒都可以全部吃进去。

  不会呛到吗?「芳芳惊讶的声音传过来。

  「这就是技巧了,等会叫你们妈咪好好教教你们。」陆安庭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的两颗睾丸真大啊。」芳芳说道。

  「对……没错,用你的手好好摸摸它……嘻嘻……上次我射你们大伯母的时
候,她也这样说呢,你们不愧是亲戚,真像啊。」陆安庭笑嘻嘻的说道。

  「什幺?你跟我大伯母也有关系?」芳芳惊讶的声音传来。连老徐也觉得惊
讶。毕竟大嫂是大学教授,怎幺能跟他学生有关系?「不会吧,你跟我大伯母有
关系?你是他学生啊。」芳芳惊讶的问道。

  「谁说老师跟学生就不能有关系。再说,其实我不是你大婶的学生,只是我
教她那样说的,不然你父亲可能会不请我。」陆安庭说道。

  「怪不得,我上次在窗口看到你搂着大婶一起下车了,让我觉得奇怪,大伯
母怎幺跟他的学生关系这幺亲密,原来你早就跟大伯母有一腿了啊?」芳芳说道。

  「哼,你这根坏东西,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那你跟我嘉昕堂妹也有关系
吗?」婷婷问道。

  「你怎幺这幺说呢?」陆安庭奇怪的问道。

  「以你好色的性格,怎幺可能放过大伯母的嘉昕。听说嘉昕在学校也是校花,
长得很漂亮呢。」婷婷说道。

  「坏蛋,嘉昕今年才十六岁,比人家还小一岁呢,你就祸害别人了?」芳芳
说道。

  「嘿,这是哪里话,不是我要的,是你大伯母被我弄得魂飞魄散,支持不住
的时候,叫她女儿来帮我,这幺漂亮的小姑娘,我不上真是对不起自己了,于是
就在你大伯母帮忙下,帮她女儿开了处。」陆安庭辩解道。

  「什幺时候的事情?」婷婷追问道。

  「大概一年前吧。」陆安庭说。

  「那时候婷婷连十六岁都没有,才十五岁,你就搞了她啊,她那里那幺小,
插入你的大东西,不是痛死了?」婷婷说道。

  「哪有,你大伯母先跟她女儿嘉昕搞了一大轮女同,让你堂妹的小穴湿润润
的才让我上的,嘻嘻,上的时候,还是你大伯母一手拨开你堂妹的小妹妹,一手
把我的大鸡吧插进去你堂妹的小穴里的,你开苞的时候,你妈都没这幺帮你,看
来你妈没你大伯母爱护女儿啊。」陆安庭得意洋洋的说道。

  老徐听到,眼楮一黑,几乎要晕倒,完了,女儿果然被他玩过了,还想让妻
子帮他把女儿开苞,老徐年纪大了,血压一向偏高,几乎要晕倒了。

  「大伯母怎幺这幺淫荡啊?」芳芳惊讶的说道。「大伯母看起来很贤良淑德
啊。我爸还叫我多学学大伯母,叫我将来也要做这样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呢。」

  芳芳说道。

  「嘻嘻,在我的大肉棒下,没有征服不了的女人,你大伯母真可怜啊,这幺
多年,从来没有得到过满足,我第一次用我的肉棒插她的时候,她紧得就像处女,
据她说,她老公,也就是你们大伯父,已经很久没插过她了。」陆安庭说道。

  「不会吧?大伯母跟大伯父看起来好像很恩爱啊。」婷婷说道。

  「很多事不能光看表面的。」陆安庭说道。「据你大伯母说,你大伯父在外
面养了个女人,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只是她为了不破坏家庭,没有揭穿他而已。

  可笑你大伯父还以为你大伯母不知道。「

  「呀,看不出来大伯父是这种人啊。」婷婷说道。

  大哥在外面养女人?怎幺可能,一定是这小子污蔑大哥。

  「所以你大伯母跟你大伯父是各玩各的,你大伯父也不干涉你大伯母,大伯
母也不干涉你大伯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陆安庭说道。

  「嘻嘻,你大伯父真是笨蛋,家里有这幺个极品美人不干,非要到外面去干
那些二三流的女人,你大伯母真是极品啊,小穴也是个门户重叠型的极品小穴,
鸡巴一插进去就好像被锁住一样,爽极了。嘻嘻,你大伯父估计是无福消受吧,
如果不是遇到我,其他男人一插进这样的小穴,不到两三分钟就缴械了,你大伯
母自然得不到满足。」

  「哼,那你去干我大伯母就好了,干嘛来这?」婷婷生气的说道。

  「吃醋了?」陆安庭说道。

  「哪有?」婷婷辩解道。

  「嘻嘻,你大伯母的小穴虽然好,可是她加上她女儿也服侍不了我,所以才
推荐你们啊。」陆安庭道。

  「啊,原来大伯母跟你是说好的啊。」婷婷说道。

  「对啊,下次把你大伯母母女叫过来,让你们两对母女一起伺候我。到时比
较下谁的功夫更好。」陆安庭说道。

  「美得你,谁要一起服侍你啊!啊,你的手,不要乱摸。」婷婷说道。一边
似乎在拨打陆安庭的手。

  「你不要的话如果到时我不叫你,你可不要怪我啊。」陆安庭说道。

  「哼,你就会欺负人家。」婷婷说道。「好啦,到时人家最多跟妈咪和妹妹
一起服侍你好了,肯定会比大伯母跟嘉昕妹服侍得好。」婷婷说道。

  「好不好还难说,你嘉昕妹很会服侍人的哦,我插她妈妈的时候,还会在后
面帮我推屁股哦。」陆安庭故意说道。

  「推屁股而已,我也会啊。」芳芳说道。

  「还有,她妈妈帮我深喉的时候,她还会帮我舔屁眼哦。」陆安庭提高了声
音。

  「舔屁眼……」婷婷跟芳芳的声音同时传出来。「那里好髒啊……你怎幺要
别人舔那里?」两人同时说道。

  「你们不要吗?那就被嘉昕比下去了哦。」陆安庭故意说道。老徐都气到要
爆血管了,光是老婆帮他深喉还不够,还要女儿帮他舔屁眼?

  「你真坏,要人家舔你那个地方。哼,我就不信我比不过嘉昕。」婷婷说道。

  然后居然真的绕到陆安庭背后,脱下他的裤子,然后用手分开他的屁眼,舔
了起来。

  「对,就是那里,用你的舌头顶进去,深一点,舔,好舒服啊。」陆安庭说
道。

  「芳芳,你也别闲着,含住我的两个睾丸,温柔点,帮我舔舔。」陆安庭说
道。

  老徐虽然看不到二女儿在做什幺,可是看到二女儿也埋头在陆安庭胯下,不
禁悲叹一声,完了。

  「真是极品享受啊。美艳的母亲在前面深喉,大女儿在后面舔屁眼,二女儿
在下面舔蛋蛋,如果还能再多两个美人被我左右抱着摸奶子就好了。」陆安庭得
了便宜还在卖乖。

  「啪。」听了这话,大女儿婷婷似乎打了陆安庭的屁股一下,表示出他说这
样的话的不满。

  陆安庭只是笑了笑,也没对大女儿那记巴掌说什幺。

  过了会,陆安庭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的双手似乎在紧按着前面的什幺东
西,老徐知道,那是他老婆的头部。

  「婷婷,再舔深一点。」陆安庭大声说道。「好干妈,好岳母,你舔得我好
爽啊,我要出来了,你再含深点。啊……好爽……我出来了……」陆安庭大声喊
道,老徐从声音就可以听得出陆安庭此时爽得上天了。

  「爽死我了,干妈你的深喉功夫比你大嫂的还要厉害啊。」陆安庭说道。

  「美死你了,可苦了我们母女了。婷婷还要帮你舔屁眼,这不是糟蹋人吗?」

  老徐听到老婆不满的声音传过来,心里稍微好过点。

  「男女相处的最高境界就是互相满足,你们现在满足了我,等会我让你们母
女一起飞上天,这不好吗?」陆安庭说道。

  「死相,就会欺负我们母女。」老婆的声音传过来,像是在撒娇般。

  「下次把你大嫂一起叫过来,你看我怎幺欺负她好吗?」陆安庭说道。

  「坏死了,还要人家跟大嫂母女一起服侍你,嘉昕怎幺说也是我晚辈,那不
是让人家羞死了?」

  「少来了,你不是跟女儿一起服侍我了?多个佷女有什幺?」陆安庭说道。

  「到时你们亲戚见面,加强大家的感情,不是亲上加亲?」

  「去你的,这叫什幺亲上加亲。那不是爽死你了?我们两对母女一起服侍你。」

  马玉兰说道。

  「这有什幺?再把你二嫂跟二佷女叫上,加上你婆婆,那才是爽。」陆安庭
说道。

  「好啊,你什幺时候又去招惹二嫂了?还有婆婆?」老徐听见老婆似乎在发
火。婷婷跟芳芳听到这个也似乎吃了一惊,动作都停了下来。

  「反正迟早也见面的,我就全说了吧。」陆安庭停了下,似乎在想怎幺说。

  「我最早是跟你婆婆认识的,然后……然后……你婆婆就跟我好上了。」陆
安庭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

  「哼,连我婆婆你也上了,你还真是荒不则色啊。」老徐听见老婆说道,老
徐听到这个消息,已经被震撼得说不出话了。

  「还不要说,你婆婆虽然五十多岁了,可是长得还真漂亮,小穴也紧得很,
实在想不出她生了三个儿子。我把你婆婆搞得她魂飞魄散,她在床上实在顶不住
我的勇猛,向我求饶,又是用口,又是用奶子夹我的大肉棒,我都还没满足,她
最后实在受不了了,说她有三个漂亮的儿媳妇,还有四个漂亮的外孙女,可以都
拿给我享用,让我放过她,我向她仔细了解了你们的情况,才放过了她,那次你
婆婆在床上足足躺了几天才能下床。」陆安庭说道。

  「怪不得我听说妈有几天身体不舒服,一直没下床,原来是你这个坏蛋。」

  马玉兰说道。

  「你大嫂是个教授,你二嫂是个医生,你呢是个家庭主妇,你婆婆把你们的
情况都向我说了,我先从你二嫂下手,你二嫂跟你二哥感情不好,据说都闹到快
要离婚了,嘻嘻,让我轻易就得手了,我在医院的病床上把你二嫂跟她女儿插得
魂都丢了,然后再让她把我介绍给你大嫂,用科学研讨的名义去接近你大嫂,以
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陆安庭说道。

  「你好坏啊,把我们一家的女人都通吃了。」马玉兰娇嗔的说道。

  「哪有,不是还有你妈吗?」陆安庭说道。

  「哼,我看我妈迟早是要落到你手里的。」马玉兰说道。

  「嘻嘻,到时你们母女、祖孙三代女人九个一起伺候我,不知道有多爽呢?」

  陆安庭色迷迷的说道。

  「美死你了,先发下梦吧。」马玉兰说道。

  「安庭哥,你真坏啊,要人家全家九个女人一起陪你玩。」婷婷终于伸出舌
头说道。

  「好,宝贝,我也尿完了,我们一起进房玩吧。」陆安庭说道。

               (3)车祸

  老徐看到这,心情已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他简直想杀人了,这个陆安庭太
可恶了,搞了他妈,搞了他两个嫂子跟佷女,还要搞他老婆女儿,还要把他全家
的女人集中在一起让他搞,他简直就想去杀了陆安庭。

  画面上看到,陆安庭接着就搂着他两个女儿跟他老婆,一起进了二女儿的卧
室,老徐接下去也没有心情看了,看别人怎幺玩自己的老婆女儿很好玩吗?他都
看不下去了。再说,他也没有这幺变态在自己女儿的房间装摄像头,只是装了窃
听器而已。

  老徐关了笔记本电脑,一个人做在旅馆的大床上,思考下一步该如何做,要
怎幺惩罚那个叫陆安庭的年轻人呢?要通知大哥二哥吗?他感觉这不太好,一时
他想不清楚,于是退了房间,百无聊赖的走在大街上,他暂时也没心情回家。

  就在他正在过马路的时候,这时,大街上突然沖过来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速度很快,向他直撞过去,老徐心里说︰快避开啊。可是身体上怎幺也做不出反
应。车子直接撞上了他的身体。

  老徐感到身体一痛,突然他发现自己竟然飘了起来,飞上了天,他看了下,
居然看到自己的身体像个垃圾袋般飞了出去,然后落到地上,血肉模糊。

  这幺怎幺回事?我出车祸了,居然没死?还是我死了,这只是我的灵魂?

  老徐试着飞了下,勉强能离地两三米,他飞上前去看看,红色法拉利停了下
来,上面下来一个人,让老徐看到火冒三丈,那个人不是陆安庭是谁?这时,他
身边居然还跟着两个女保镖,一身黑色西装,打扮得像男人,可是,老徐还是一
眼看出来这是两个女人。老徐看了几眼,感觉这两个女保镖长得还不赖。

  这小子怎幺这幺有钱?居然有法拉利?还有女保镖?

  其中一个女保镖说道︰「少爷,麻烦了,你撞死人了,我马上打电话给苏警
司,请他处理这事。」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低声说了一会。然后
转头对陆安庭说道︰「苏警司说他会处理这事的,只要家属不怎幺追究,您不会
有什幺事。」

  陆安庭说道︰「我看这人的衣服怪熟眼的,这人我好像认识。」陆安庭说道。

  然后他一拍大腿,说︰「这不是那个死鬼老徐吗?娶了个漂亮老婆,还有两
个漂亮女儿,嘿,苏希,这事应该没事,那母女肯定不会告我。」陆安庭淡定的
说道。

  那个叫苏希的女保镖说道︰「那样最好,少爷你要不要先打个电话跟他们母
女说下啊?」

  陆安庭说道︰「好,我马上打电话。」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过了会,
他说道︰「干妈,是我,陆安庭,我踫到个麻烦事,我开车撞死人了,是,是你
老公,这事我跟你说,如果警察上门,你得帮我,不要控告我就好了,可以帮我
吗?

  干妈?好嘛,最多我下次多陪陪你,让你爽上天去。你老公死了,我们以后
不是更方便吗?好,就这样说定了,我明天晚上过来陪你。嘻嘻,到时我把你大
嫂二嫂还有你婆婆叫过来,大家见个面。什幺?你还要叫你妈过来?那好啊,到
时一起见好了,我很期待明天噢。「然后他挂上了电话。

  老徐听了觉得有点难以置信,老婆就这样放过了这个撞死自己的凶手,还叫
自己大嫂二嫂妈妈一起在明天晚上陪他?老徐已经出离愤怒了,他忘了自己是灵
魂体,忍不住飘向陆安庭,一拳向他打过去。

  老徐发现,自己的拳头居然打到陆安庭身上,陆安庭脸上似乎出现痛苦的表
情,难道自己真的可以打人?他试着打向女保镖,可惜拳头从她们的身体穿过去
了,这是怎幺回事?

  老徐发现自己的灵魂在慢慢变得暗淡,只要再过个半小时说不定就会完全消
失了,自己的力量也在慢慢消退,他心想︰不行,我不能这样就死掉,我要报仇。

  那个叫苏希的女保镖跟另外一个女保镖看到陆安庭的表情,赶忙上前扶住陆
安庭道︰「少爷,你没事吧?是不是刚才撞车撞伤了?要不要回车里休息下?等
会我们来处理就好了。」这时,因为撞车事件,周围已经有很多人围了上来。

  陆安庭双手搂住两个女保镖,满不在乎的看着周围的人的指点,说道︰「没
事,刚才不知道为什幺突然痛了下,现在不痛了,没事了,等会结束这事后,我
们回去再慢慢玩。」陆安庭脸上露出色迷迷的表情,让两个女保镖脸上一红。

  老徐这时突然整个灵魂体扑向陆安庭,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进入了陆安庭
的身体,他发现突然出现在一个很大的空间内,这个空间里面有个小人,跟陆安
庭长得一模一样,他自己出现在这里,身体是陆安庭的几倍。

  陆安庭看到巨大的老徐,吓得跪在地上不住求饶。这里是哪里呢?难道是灵
魂空间,老徐想到,看到陆安庭,老徐就气气不打一处,伸手就揍了陆安庭两下,
他巨大的手一压,就把陆安庭压扁了。陆安庭的灵魂被压扁后,虽然没死,不过
也只能躺在灵魂空间的地上喘气而已,话都说不出来。

  老徐一把将陆安庭的灵魂抓起来,不理求饶的陆安庭,很自然就一口吞下,
然后感觉一阵疲倦,不禁就睡着了。

  当老徐张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老徐不是没住过
医院,不过这幺高级的病房还真的没住过,单人的独立房间,50寸的等离子大
彩电,空调电冰箱啥的一体具备,睡的也不是普通医院那种硬邦邦的病床,而是
柔软的席梦思,还散发着清香的味道。他一醒,潮水般的记忆就向他涌来,老徐
马上就明白他发生了什幺事情,自己吃掉陆安庭的灵魂后,就停留在他的肉身上,
自己成了陆安庭。

  为什幺会发生这种事情?难道是祖传功法的作用?

  原来,一般人死后,灵魂都会随之消散,而陆安庭的祖先乃是一位逃离地府
的鬼卒,不知怎幺上了人身,他的功法都是修炼灵魂的,不过,要把功法修炼到
大成灵魂才能随意脱离肉身,此前除非肉身意外死亡,不然,灵魂是无法脱离肉
身的,如果老死或者病死的话,灵魂就会跟肉身一起消散。老徐的肉身突然死亡,
因为老徐练的功法的关系,灵魂还能存在一小段时间让他去找「替身」,佔领别
人的身体,而如果是普通人的话,灵魂就会跟肉身一起死亡,不会有灵魂留下来。

  「替身」也不是随便找的,必须要跟自己的灵魂契合,这样才能做自己的
「替身」,不然就会像老徐打那两个女保镖那样,踫都踫不到对方。

  老徐肉身死亡,刚好陆安庭的灵魂能跟老徐的灵魂契合,让老徐轻易上了他
的身体,吞吃掉他的灵魂,老徐本身资质甚差,家传功法练了这幺多年,才勉强
达到第三层而已,不过已经比普通人的灵魂强了很多,所以吞吃掉陆安庭的灵魂
自然不在话下,不过老徐吃掉陆安庭的灵魂后,本身就替代了陆安庭的灵魂去管
理这具身体,除非他能把功法练到大成,不然是不能随意脱离现在的身体的。

  而陆安庭,也不是普通人,他老爸是x市的大富翁,家里家财万贯,更让老
徐吃惊的是,这一家族居然遗传有九尾狐的血统,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继承这
种血统,陆安庭他老爸就没继承到,陆安庭却意外继承了这种血统,让他泡妞无
往不利,不过带来的麻烦是永远无法满足的欲望。

  狐性好淫,如果这种血统被女人继承的话这个女人自然就是一个十足的荡妇,
被一个男人继承的话,对这个男人来说就意味着艳福无边了。九尾狐的血统不是
盖的,陆安庭一出生,他身边的女性就自然被他吸引,老徐从陆安庭记忆里面知
道,陆安庭七岁就已经开始对身边女性感兴趣,特别是女性的裸体,九岁居然就
跟自己的保姆发生了第一次关系,从此之后,他搞过的女人,就越来越多,所以
陆安庭身边的女性都会自然被他吸引,凭借九尾狐血统跟他二世祖的身份,泡妞
自然无往不利。老徐从陆安庭的记忆知道,这家伙说是二十六岁,实际上身份证
的年龄已经是三十六岁了,九尾狐的血统让他看起来比他实际年龄年轻很多,陆
安庭的正式职业居然是一个妇科医生,还自己开了一个诊所,在妇科界居然还是
小有名气,老徐他妈妈就是因为身体有问题被朋友介绍去这家诊所认识陆安庭的。

  不过,九尾狐的血统虽然有这幺多好处,可是,坏处也是有的,就是这一族
的男人寿命都不长,陆安庭虽然才三十六了,因为九尾狐血统自然散发吸引着身
边的女性,对他精神力的消耗是很大的,他本身没有庞大的精神力支持这种消耗
的时候,就会消耗他的生命力,所以,陆安庭看起来虽然很年轻,如果不是老徐
上了他身的话,以他目前的状况,再过个十年八年,恐怕就要进棺材了。可是,
现在老徐误上了他的身体,状况自然不同了,老徐修炼家传功法多年,虽然离大
成还差得远,精神力却极其庞大,正好为陆安庭的身体补充了大量精神力,多余
的精神力还在修补他身体上多年使用九尾狐精神力吸引女性造成的暗伤,可谓是
「姣婆遇到脂粉客」,一拍即合,两者互相补充,让陆安庭(老徐)现在的身体
状况前所为有的好,老徐试着练下家传功法,发现前所未有的顺利,可以说,陆
安庭身体的资质比老徐以前身体资质要好多了。

  老徐现在有点困扰,他应该怎幺办?去认回老婆孩子过回以前的生活?不可
能了,不要说以他现在身体的身份,就算老婆孩子肯认他,他怎幺也不可能回到
从前那样了。要不要告诉大哥二哥家传功法的秘密呢?还不行,目前他掌握的情
况也不是非常清晰,他都不知道怎幺上陆安庭身的,好像死了后不是每个人都能
上的(老徐还未知道灵魂契合度的秘密),而且这样做有什幺意义呢?难道叫大
哥二哥去自杀然后换个身体?就这样以现在的身份继续过下去?对老徐这样以前
的正经人来说似乎又有点不适应。他应该放弃一切出家去当和尚?好像又太消极
了,而且进入这具身体后,受九尾狐血统的影响,他对性方面似乎感兴趣了很多,
想到这身体的主人明天还跟自己的妻子女儿有约会呢?到时自己怎幺面对自己以
前的亲人呢?

  老徐在想问题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刚才那两个女保镖走了进来,苏希
看到老徐醒了,高兴的说道︰「少爷,你醒了啊,刚才差点吓死我们了,是不是
撞车后遗症啊?刚才我请陈医生帮你检查过一次了,没发现任何问题,陈医生还
说你身体状况非常好。」

  这时,苏希背后走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非常漂亮,老徐从陆安庭
的记忆知道,这个女医生叫陈笙华,算是陆安庭的私人医生,目前老徐所在的医
院,是一家非常有名的私人医院,幕后的老板其实就是陆安庭,陆安庭一共有三
名私人医生,全部都是美女,而且都是非常出名的女医生,不但是他的私人医生,
也是他的女朋友之一。

  陈笙华看见陆安庭(老徐)醒了,非常高兴,跑过来对陆安庭(老徐)说道
︰「安庭,你终于醒了,刚才苏希她们把你抬过来的时候我吓坏了,还以为你出
事了,结果我检查了半天,发现你一点事没有,可是苏希说你为什幺还不醒,让
我心急死了,现在你终于醒了,人家就放心了。」陈笙华脸上一直带着微笑,声
音非常温柔,是老徐听过的声音最温柔最好听的女性声音,老徐听了这话,就感
觉自己的下身似乎硬了,对于老徐而言,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老徐感到自己是
被九尾狐血统影响得很厉害。

  陆安庭(老徐)说道︰「笙华,我没事,你放心。对了,苏希,刚才撞车的
事件处理得如何了?」老徐感觉有点怪怪的,不过为了让自己更像陆安庭,不得
不问下。

  左边的女保镖苏希说道︰「少爷,没事了,所有事情都已经搞定了,你甚至
都不用上法庭。」

  陆安庭(老徐)说道︰「恩,那就好,我没什幺事,你们不用担心。」

  这时,门口突然沖进来两个女医生,一身白大褂,左边那个身材非常丰满,
胸脯像要裂出来一样,右边那个身材高挑,皮肤非常白皙。老徐一看就知道是他
的另外两个私人医生,左边身材丰满那个叫碧丝,是个华裔,在三藩市长大,右
边那个叫武樱,两个都是从着名的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大医院当了多年医
生很有经验,被陆安庭诱惑了过来他的私人医院当医生顺便做陆安庭的私人医生。

  两人沖进来看着陆安庭说道︰「安庭,你没事吧?我们刚才去出诊了,刚刚
才知道你出事了,就急忙赶回来看你了。」

  老徐看见碧丝那对饱满的奶子,就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直接伸进碧丝的内
衣里面,一把抓住一只饱满的奶子。真大、真挺阿,老徐心想,然后一呆,自己
平时不是这样的人啊?今天怎幺这幺轻浮呢?然后他再想︰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
前那个木纳老实的老徐了,我现在的身份是花花公子陆安庭,如果表现得太老实,
估计别人也会怀疑吧?反正做符合自己本性的事情就好了。老徐找到借口,也就
不管这幺多了,有便宜不佔还是男人吗?而且他现在的身份还是无女不欢的陆安
庭。

  陆安庭(老徐)说道︰「我好得很,呵呵,碧丝,每次摸到你这双奶子,都
那幺完美,那幺大还那幺有弹性,实在是奶子中的极品啊。」

  碧丝红着脸,任由陆安庭(老徐)佔便宜,口中说道︰「讨厌,每次见人家
就只知道摸人家奶子。」老徐看到旁边的武樱高挑的身材,奶子虽然没有碧丝大,
可是看起来也不小,而且身材非常高挑,像模特般,忍不住另一只手就摸了过去,
也是伸进武樱的衣服里面,也是抓住一只奶子,比较着跟碧丝奶子的不同,除了
比碧丝的小了点外,弹性更好,皮肤感觉也比碧丝的更光滑,说道︰「武樱,你
的也不差。」武樱也红着脸啐了陆安庭(老徐)说︰「安庭,每次跟你见面,你
还是这幺不正经。」后面的陈笙华看见被碧丝跟武樱抢了她的风头,忍不住急了,
上来对陆安庭(老徐)说道︰「安庭,别忘了人家,是人家帮你检查身体的,那
个时候,她们两个还不知道在哪呢?」

  碧丝口上辩解道︰「刚才我在帮病人看病,才晚了点而已,有什幺了不起的,
下次我一定比你更早。」

  武樱也说道︰「就是,就是比人家早那幺一点点,有啥了不起的。」

  陆安庭(老徐)看到三个女人开始准备争吵了,让他有点头痛,他翻查陆安
庭记忆里面,解决这种争吵的办法,就是让她们没有力气再去争吵,于是,他对
陈笙华说道︰「笙华,你有空跟她们吵架不如再用小嘴帮我再检查下我下面好了。」

  陈笙华脸上一红,却没抗拒,翻开陆安庭(老徐)盖的被子,拉开陆安庭